最近被复杂环绕 各种心思包围着我 感觉到累
也许只是环境不同
不同的人 不同的戏码
但已产生很多联动骚扰 不愿意

因为只想做个简单的人 就把环境清干净
让原来的纷扰桥归桥 路归路 回到尘埃里
还我一个清净

做个断舍离
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
有很多需要断舍的地方
于我 于其他人

祝福他们好
但不要来打扰

平安无事即是全部~~
简单无烦已是美好~~
安住于心 活在当下
一切纷扰 应该远离
[心][心][心][心]

爱一一

#花亦山心之月[超话]#
试试看能不能发进来(。)

25章出来之后有很多人说柿子线剧情很出气、不憋屈,其实我觉得不完全是这样的。柿子的爆发固然有他性格中少年狂气的原因,但是前24章的所有铺垫,包括25章中一次又一次的危局,才是真正一直在暗处燃烧的火,直到把火线烧断了,才有了25章柿的“疯”。
换句话说,走到今天南塘柿这一步,柿子本人,和柿子线所有辗转经过的苦难,都是必不可少的,多一分少一分,世线南塘篇可能都不会像今天这般有魅力,这种魅力如果要我去形容的话,就是「劫后余生」。

这几天看南塘篇,我最常感慨的就是,这次文案组对柿子下手太狠了。昨天有很多人觉得看柿子硬刚硬怼很解气,这是玩家自己的感受,但是,就柿子本人来说,他真的是在发泄情绪吗?或者说,他所做的一切,是针对文司宥对他本人造成的伤害吗?
我认为不是的。柿所恨者,并非文师伤害了「他本人」、欺侮了「他本人」,他的愤怒、他的恨意,都是面对一种更为庞大的东西,是公理,是人情,是危局,是宿命,而文师只是恰好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这也就是我说文案对柿下死手的地方。回看一下25章文案组专门为柿子安排的剧情:
初获线索,发现被骗,不得不丢下不知所踪的季姚二人独自逃生(p1);
逃跑途中,被人发现,又必须强迫自己相信季姚二人仍然活着,说服自己牺牲,为二人争那道未必存在的生机(p2p3);
小七以命换得二人生存和线索,刚决定同季一起走,这时天边掉下一只被火铳打下的落雁(p4-p6)……
再来看柿在每一个令人绝望的时刻在想什么、做什么:
翻出窗子,躲在树后,凝视着可能埋葬着好友尸骨的熊熊火光中的阁楼;
在战斗中力气尽失、理智消散,最后却在看山中被阳光包裹的绿野;
告诉季元启,什么都别想,活下去。
然后自己握着短匕,走向文司宥的枪口。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心路,能说是“解气”吗?能说是“黑化”吗?第一次被围困,柿说小七的声音打消了他的一腔孤勇,让我想起之前有柿子玩家说,柿子被游戏搞得像天煞孤星,而到了南塘篇,我觉得其实这时的他真的可以说是孤星,是孤注一掷的、转瞬即逝的流星。
而25章的剧情也结束在一个足够吊人胃口的阶段,柿子的精神状态也同样是悬于一线的,是紧绷着的。接着在26章,在接收了一些新的信息、找到了复刻手稿这个办法之后,很快他又迎来了最后一击(p7-p11):
暗斋追击者闯入,破坏了他千辛万苦复制的手稿,官兵也因为他试图抓住闯入者,被引入了房间,看到了被通缉的他。
这一段的节奏同样设置得恰到好处,逍遥先生离开房间、留二人独处是前置条件,发现黑影-二人防卫是方起冲突的对峙,“门户大开,光亮洒满屋子”的官兵闯入是冲突中可能的变局,但是结局却是追击者遁逃,纸稿碎屑、一地狼籍。
而从卯时到卯时一刻,木然盯着纸稿、蹲在地上的甚至吓到官兵的柿,在最后一句盖棺定论的“不要让我等为难之后”,抬起头冲着官兵笑了。
——季元启皱眉,觉得他疯了,玩家可能也这么想。而这就是我觉得这一章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事实不是这样的。
他笑,是因为真正的、劫后余生的狂喜(p12)。纵然天降波折、诸多不顺,但是在那一刻钟,甚至于只是在官兵说要带他走的那一秒钟,他抓住了在这缝隙里挤出来的一线生机。
“长街宽阔,清风阵阵,遥远的天际,日芒微吐。我的心,渐渐沉静下来。”
“若官兵晚来一阵,现在我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但他如今出现的时机,却将这份伪造的诗集,变成了真的。”
——依然是柿风格的内心活动,没有多少煽情,但是每一处断开的地方,都像一次心跳,“变成了真的”,这是历经多少的苦痛和失去,才得到的结果呢?此时此刻,该如何不笑、如何不流泪?这么多次的死局,他不幸了很多次,但是却在最后的最后,抓住了最微弱的生机。晨光微亮,长街空无一人,这条路长得撕心裂肺,又美得不可方物。而这一次柿子也依然不会有多少天降大任式的主角常用语言,他只是想,我是花家少主,我要当得起花家少主。
(顺带一提,这次文案的狠到底有多狠呢,就是直到庭审的时候甚至还有巡抚质疑你为什么要拿破烂糊弄我们,这是杀人诛心啊……图在p13)

另一个我很喜欢的处理,是伤痕(p14)。只截了今天26章的图,但是这样的地方不止这么几处。柿子会用这些疼痛来确保自己的清醒和冷静,去审视现状。他会收了伞让大雨浇熄自己的情绪,也会不断地去掐自己的伤口,让自己忍耐、克制,面对现实。我一直认为他并不是一个情绪导向的人,他更在乎“实用”,比起咬牙含泪回忆艰辛向前爬,他更多的是把眼光落到实处,伤痛也好,苦难也罢,都只是他迈步向前的动力而已。
而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这些东西,也不过只是爱插科打诨的柿子的谈资而已。不认识他的小二问他,你从哪里来的?花家世子笑道,我从告示牌上下来的。(p15)。

还有一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地方在p16p17,新年剧情柿子曾对言千晓说此生事未尽才会有来世,两世纠缠没意思,那他说小七今生事尽,或许也是慰藉远处的魂灵,不必再为纠葛束缚。

[福气虎]#摩登兄弟[超话]# [福气虎]
[虎爪比心]#刘宇宁巴黎欧莱雅摩登代言人# [虎爪比心]
[许愿虎]#刘宇宁新歌少有人走的路# [许愿虎]

尘埃落定的相思,年华伴随的断梦,不离不弃的身影,离离合合的说笑,成了心中的希望。

@摩登兄弟刘宇宁
[福气虎]摩登兄弟刘宇宁[福气虎]刘宇宁[福气虎]宁哥[福气虎]老大[福气虎]lyn[福气虎]棚主[福气虎]
https://t.cn/A6iYnWiL ​​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香港《南华早报》说,美欧旨在“打造降低对华依赖的贸易技术联盟”双方的协议是在法国和美国之间出现一场外交对峙后达成的。CNN据此报道说,“在疫情期间,海员、卡车司
  • 而很多网友都表示羡慕他们的吃饭场面,看来猴哥作为大网红,赚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者来说,这段时间娱乐圈频频出事,网红圈也正在整治之中,一些靠炒作和低俗内容发家的
  • ?#爱马的旅行日记##重庆# #龚俊[超话]#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片段,阿湘不是从急色鬼手里救下两个姑娘嘛,然后那俩姑娘无处可去就跟着温客行做他的婢女了,温客行这么
  • )之前三篇文章呢,给大家讲了这个刺客信条系列中编年史三部曲的部分,相信在我的文章里大家也多多少少对中国俄罗斯与印度的主角有了【【刺客信条宇宙】《刺客信条:枭雄》
  • #军事新闻# 拜登政府成空壳?华尔街巨头秘密访华,中国用最高规格接待 近几年来,中美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一度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中国在很多领
  • #打工人的日常Vlog#这就是国企普通职工的早餐。 大家不要怀疑,也不要嫌弃,我已经吃了十几年了。 我是比较知足的。 作为农村上学出来的孩子,我感觉已经足够幸福
  • 丹东的江景房真的挺好的,没有海那么潮,也没有沈阳那么干。 丹东的几个小咖啡馆,商业感少了一些,感觉还不错,旅游城市的服务态度不应该是这样的,大多数朝鲜族工作人员
  • 附小词一首:贺秦岭17年 雪【致敬潘文石教授】不知怎样称呼您而怎样的称呼与您都不为过大熊猫研究的大家!动物保护的泰斗!大熊猫之父!您用青春岁月生命年华书写珍贵
  • 硬件钱包采用“冷热分离”的架构,通过二维码、蓝牙、NFC等多种数据加密传输方式,让私钥永不触网,彻底根绝了私钥被网络黑客窃取的风险,实现了多种加密资产的安全存储
  • 在许多人看来,苏轼的文学成就要远高于苏辙,但苏轼曾评价说,子由的文章其实写得更好,“其文如其人,故汪洋淡泊,有一唱三叹之声;而其秀杰之气,终不可没”。  绍圣四
  • 就像他们一样,我们也面对一个固有的问题,即企业的卖家对企业的了解远胜于买家,而且可以挑选出售的时机--通常可能是在公司'勉强能走'的时候。他的投资逻辑是强制性的
  • 著名主持人白燕升先生正是看到了谢涛的《范进中举》认定这是一个好演员,硬是在2007年的央视戏曲春晚中,在不认识谢涛的情况下,增添了谢涛表演的晋剧,从那年开始,谢
  • 人一定要活得久,这个心得在三五年前我都说不出来,因为死亡在年轻的热血中是神秘而悲壮的,而时至中年,却想活的久了,因为需要对抗的东西少了,看清的真相多了,活久见的
  • 当然,中南大学的优势学科远远不止冶金和医学,其基础理科、管理学科和军事学科也颇有名气,从学科建设上看,中南大学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全门类”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不仅
  • 本来一心一意对橙子的时候,橙子也坐凯威车上班之类的 当然我也没说这不对,大家都是自由选择。”或许两个醋王在一起就是这样吧.现在的人都疯了心动的信号找的嘉宾除了
  • 太白山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水利风景区、全国体育旅游十大景区、“美丽中国”十佳度假区、中国最具吸引力十大旅游目的地、中国最美生态旅游目的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情头欧美 动漫头像男 手绘头像女高冷 情侣头像#异地恋# ​​我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一旦感觉到对方的冰冷,我就会退后一万步永远
  • [月亮][月亮]今天看了两场话剧从两点到六点应该是一个制作方两场有很多相同的宣传套路和爆梗还经常有 "你他妈""卧槽"这
  • 消息也不回,但是有人在他评论底下问价格他直接秒回[费解][费解][费解][费解],今天一上午还是毫无音讯,我觉得你要是不想出你就直说,别看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好
  • 你不渴望状态的改变,你的思想不会产生一个问题让你解决。 在行动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获得那个形象会是什么样子(或者即使它会让我们满意)。